我是喵酱!

喜欢小动物,美食的咸鱼
(泰辰永远不凉!)

B站有个小姐姐,已经传了阿杰一笑拖米昨天的录播了,想看的快去吧。(一笑视角)

两天没看丑拖直播了,想他🌾

凉虔(完)

被几位小伙伴催着填坑,我来啦!@青石我更了!我是好人。

虔诚再次睁开眼,天带着点亮光,他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,而旁边好像躺了个人?

凉晨翻身侧躺着,睡脸正对着虔诚。他浓黑的眉毛几乎纠结成一团,虔诚凑近了一点,对方温热的鼻息洒在他脸上。虔诚一张脸红到了耳后根,伸手试探般摸了摸凉晨的眉毛。有什么烦心事,难过纠结成这样?一定是做了噩梦。

虔诚想着,手上放轻了动作,小心翼翼的,仿佛要替他把眉头抚平似的。
还想摸摸他的脸,不过虔诚最后关头收了手。已经下定决心要把凉晨当朋友处了,偷偷摸摸做这些逾矩的事又算哪一出?
可是虔诚心里酸涩无奈,他一只手往下,碰到了凉晨的手,悄悄握住了,内心十分动容。

知道凉晨睡熟了不会回应,像念给他自己听似的:“凉晨……”深夜静悄悄的,他声音压得极低,还是听得一清二楚。

“凉晨……”依旧没有人应他。

"我现在从事你想做的工作,我会成为优秀的电竞选手"虔诚哽咽了一会。

"五年时间太长了,我可能以后不会再喜欢你了。"


手上突然一疼,旁边的人已经睁开了眼,虔诚的手被凉晨紧紧的握住,

"刘学煌!"

"啊?"
凉晨顺势从床上坐了起来。

"你觉得我为什么跑来上海?你以为咱们俩就那么有缘分,连你们团队建设去泡温泉,都能遇到我?还有,今天为我挡刀子你是不是傻,那个歹徒才多高,你昏了之后我几下就把他撂倒了,你是真的傻!"

直到嘴上传来温糯的触感,虔诚才反应过来,凉晨在吻他。
这种温糯的触感又从嘴蔓延到了脖子,又酥又痒。

手机忽然响了。
“晚风,我……我没事,只是一点小伤。不不,不必请假,我马上就回来。”

话还没说完,就被凉晨一把将手机抢过去:“你是他的谁?”

“……”

“他今天不舒服,不回去了,明天也不去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在哪里你就不必管了,我代他请个假,就这样。”凉晨啪一声挂断电话,把手机扔回床上。

虔诚双手接住了凉晨丢过来的手机,心里一阵哀嚎。
趁凉晨买早餐的功夫,虔诚套上了衣服拔腿就跑。

对,你没看错,虔诚溜了,跑路了。突然得到喜欢多年的人的热情回应,让虔诚不知所措,就像你本来想要一个🍎,结果你不仅得到了那个苹果,还收获了一片苹果林。

虔诚觉得他需要静一静。

虔诚买了飞机票回到了分部,跟主管承认了错误,说自己不能胜任在总部训练新人的任务。

于是虔诚过上了长达1个多月"安静"的生活。

这个一个多月里虔诚每天都在后悔自己跑路,没有留给凉晨任何联系方式,他找不到自己怎么办,还有他是喜欢我的吧?我要不要接受他,想的脑子都要爆了。。。


直到三天后,他在训练室见到了那个人。

阿杰踮起脚把自己的胳膊挂在凉晨的脖子上:"虔诚,你看,这是凉晨,咱们队新来的,听说三个月前就报名了,过五关斩六将,他可是第一,厉害吧!"

凉晨直接拍掉了阿杰的手,一个箭步上去直接抱住了虔诚,抱的虔诚一个踉跄往后退了几步。

"终于抓到你了,看你还跑不,老刘"
凉晨一脸坏笑的捏住了虔诚下巴,啵唧~

虔诚的脸在不可见的速度迅速变红。
"emmm.....凉晨!你是真的演!"

阿杰似懂非懂的观摩,抓住旁边的一笑,"老头,你快让我啵唧一下"

"我凑,阿杰你滚开,我在和妥咪上分好吧,别闹别闹"

"我不,我不,我不"

老抗:依旧辣眼睛

过了几个月,RNGM又迎来了新队员,暴风锐和晚风,
凉晨除了天天哄媳妇,还要和这位情敌晚风弟弟斗智斗勇;

而阿杰和一笑呢,就是你在闹,我在笑的状态(阿杰:拖米已被我gank)

老抗变得欣慰不少,俱乐部终于有人跟他一样是单身狗了。

而这两位单身狗一致表示:

暴风锐:我有初晨金刚芭比好吧

  晚风:我其实喜欢虔诚,总有一天我会抢过来的

(  凉晨:晚风快滚(ಥ_ಥ)   )

终于完结了,哈哈哈,文笔烂,各位看官姥爷多多包涵。溜了!

最近写了凉虔文,日常发图片。

晚风弟弟

写了凉虔文,日常发图片。

凉虔(三)暗恋梗

晚饭的时候,俱乐部说要派一个人去上海总部带带新人。

主管看了看面前的几个人,手指向了队长一笑:
"你去吧,作为队长和对内指挥,最合适了,新队交给你我很放心"

"主管,我能带宠物过去吗?自己去不太习惯"

主管看向了正在学猫叫的阿杰。

主管咳了咳,心里直犯嘀咕,他俩要是去了,总部肯定会给力给气,还怎么进步啊!

于是虔诚无辜躺枪,谁让他是队里真大腿呢。

虔诚去了上海,他被调去总部跟新人一块儿接受培训。到上海没多久,就进入梅雨季节,白天黑夜都能听到淅淅沥沥的雨声,天气阴沉沉的,骤然降温十几度,让人措手不及。

以前一碰到梅雨天,虔诚就相当舒心,这种天气不宜出门,那就睡他个昏天黑地。可是现在,他在俱乐部会议室里呆着,听着新主管训话。

虔诚侧过头望着窗户玻璃,雨下得很凶,他犯愁了。下午出门的时候,天只是阴沉,他也就没带伞。
下午的培训很快结束,虔诚打开窗户,雨变小了,宿舍离这里只有两条街。由于总部没那么多床位,他被安排到附近的地方住着。现在是夏天,就算被雨淋湿,冲个热水澡,也没什么大碍。虔诚收起东西打算离开,被一个人拦住了。

     “虔诚哥,你等等,我想单独找你聊。”

虔诚记得这个人,他叫晚风,以前是一个高中的,不过不在一个班,比他小一届,说起来也巧,俩人在几个月前还是一个俱乐部的。

以前两个人只要在俱乐部碰了面,他总会“哥”长“哥”短的。人多的场合,就直呼虔诚的名字。

"你也来了RNGM啊,我还以为再看不到你了呢"

晚风去茶水间冲了两杯咖啡:“坐下聊。”虔诚接过咖啡坐到一边:“我被调过来了,帮助你们训练,过几个月还要回去。”

晚风眨了眨眼睛:“我知道,我都听说了。”

凉晨已经很久没见过虔诚了。

“你要去上海?”快到下班的点,淤青随手脱掉工作服,转身问凉晨。(🐷意:淤青青以前和凉晨一个队的嘛,拿他出来当NPC嘿嘿嘿,这里他俩是同事和朋友哈)

“嗯,有点急事。”

虔诚礼貌性的和晚风聊了一会,看了眼手机。虔诚看了看时间,很不好意思:“快到晚饭时间,我不耽误你了,谢谢你的招待。”

晚风告诉虔诚等一会,转身进了宿舍,从抽屉里拿出把新伞,执意要把虔诚送下楼:“一起吃顿饭,咱们好久没见了。”

他不是喜欢应酬的人。晚风已经在前面开路:“我记得你以前喜欢烧烤,前面有家店不错,自助的,就是有点费时间,你晚上还有其他事吗?”

虔诚想说他现在口味清淡了,不过拒绝又不好,还是忍住了。

晚风把蔬菜和五花肉平铺好,撒上胡椒粉,把烤得恰到好处,不油不腻的全夹给虔诚。
“我自己来,自己来……”虔诚被学弟照顾,有点不好意思。

“要不你就留在上海总部吧。”沉默半天晚风突然开口。

虔诚立刻摆手:“不了不了,我挺喜欢那里的,不想离开。”晚风不再谈工作,把话题转移到彼此的生活上来。

虔诚以前不知道眼前的学弟这么健谈,他记忆中的晚风明明是个沉闷安静的模样,脚上一双帆布鞋,长裤白T恤,常常沉默地在训练室低头训练,打下手。现在变得更高,也更活泼了。

两个人在路口分手,晚风微笑:“什么时候回去,提前告诉我一声,我去送送你。”

晚上雨势更猛,晚风把伞递给虔诚:“我宿舍离得近,走几步就到了,伞你拿去。”

虔诚不肯,俱乐部离这里其实还有好一段距离:“要不我先陪你回去?”

“你先走,待会儿雨大了麻烦。”晚风看虔诚的袖口衣领全被淋湿了,自然而然伸出手,想帮他抹干净,再一看,他脸上也沾了雨水,不经意似的用手背擦了擦:“回去洗个热水澡,小心着凉。”

周围车辆川流不息,凉晨在等红灯,虔诚就站在离他几米开外的地方。天黑得彻底,车外的人看不到车里的景象,趁着红灯,凉晨眯着眼细细打量起眼前这两个人。

绿灯亮了,虔诚匆匆跟晚风道别,然后转身,一个人默默离开。

洗完澡神清气爽,窗外雷电交加,虔诚呼一口气,瘫倒在床上。又拿出作战地图,用黑笔圈圈画画,打算明天给这群新队员讲讲。不由自主又想到凉晨,也许很久一段时间他都不会再去那个医院了。
虔诚叹口气,渐渐睡着了。

第二天早上7点虔诚早早起来就去了俱乐部,队员没有训练,听说中单发烧了,还挺严重的。
作为新队伍的领队,老好人虔诚带着这位中单暴风锐来到了医院。

排队挂号打点滴,一忙就到了中午。暴风锐打着点滴:“你要是嫌闷就四处走走,我水挂完了给你打电话,不用老看着我。”

虔诚出了医院大楼,难得不下雨,空气清新。围着医院转了好几圈,虔诚无处可去,肚子又饿得厉害,打算先出去吃个饭。

路过医院围墙外的长巷,虔诚隐隐约约看到巷子尽头有个人,高瘦挺拔,走路姿势潇洒得让他心颤。光凭背影,虔诚就觉得他是凉晨。

但他不敢确定,凉晨怎么会在上海。

自从高三之后,到打电竞的这三年,虔诚从来没有再见过凉晨一面。他无数次偷偷想,哪怕不说话,不靠近,远远看着这个人都好。
但他比凉晨小一届,就算有同学聚会这类久别重逢的镜头,也轮不到他。

虔诚站在原地一动不动,他不想追过去一探究竟,只想就这么看到凉晨从巷子尽头消失为止。

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,虔诚视野里又多了个人,紧紧跟在凉晨后头,悄悄地走,又步步紧逼。

医院里藏污纳垢,医院附近也好不到哪里去,人又多又杂。虔诚的心提到嗓子眼上,如果是其他人,他还能理智地打电话报警,处理问题。但是换做凉晨,他想都没想,直接冲上去,脚步声又沉又重,刻不容缓。

如果他有刀子,就冲着我来吧。
虔诚自己在心里默默做了最坏的打算,在对方向凉晨伸手的那一刻,虔诚抓住了他的左肩。

虔诚受伤了。他的右臂被刀划伤,血流不止。因为是夏天,衣服穿得少,虔诚刚揪住那人,对方一紧张,伸出的手悬在半空,另一只手慌慌张张从腰间掏出一把水果刀,虔诚就这样光荣挂彩了。

他看看自己的手臂,他晕血,不过心扑通扑通狂跳,庆幸自己眼神好,为凉晨免去了一场无妄之灾。
虔诚脚下不稳,滑倒在地上。前后不过几秒钟的事,凉晨回过头,看虔诚怔怔地望着他。

凉晨的眼睛很好看,不说话的时候更动人。

看着看着虔诚失去了意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》待续




凉虔(二)暗恋梗

  "我自己来!"

虔诚不知道自己怎么头昏脑胀就把裤子给扒了,还听话地连内裤也脱干净扔到一边。

凉晨转身去拿医用棉签,虔诚来不及反应,他只觉得情况不好,不,是看起来相当糟糕。

回过头再看虔诚的时候,凉晨皱了皱眉:“怎么回事?”虔诚顺着他的视线,慢慢望向自己的下半身,这一眼简直是晴天霹雳。

虔诚硬了,更可怕的是,他自己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。

从进门到现在,他脑子里想着凉晨,眼睛里看着凉晨,根本没注意到自身变化。

“医……医生同志……”虔诚想开口解释几句,不过他毫无立场可言。更糟糕的是,在凉晨不发一言的注视下,他好像越来越硬了。虔诚欲哭无泪。

呆愣在原地两三秒,凉晨的眼神不对劲,他戴着眼镜,虔诚看不分明,只看到他修长的手指微微颤抖,然后对方才慢条斯理开口:“你挂错诊了,应该去男科吧?”

后来的事情,虔诚实在是记不清楚了,迷迷糊糊把裤子穿好,凉晨早就出了门。

“凉主任,不在办公室里坐着,怎么到门诊来了?”
虔诚隔着一道门,听得清清楚楚。

是一个男人的声音,好像是凉晨的同事。
他本来以为今天已经到头了,原来还没有。

“有个病患挂急诊。”

凉晨明显不想多谈,简单说了几个字,就要离开。

“你认识他?”

这位同事一把推开了门,跟虔诚面面相觑。

“是他?”

虔诚看到凉晨身形一滞,不过很快就消失在长长的走道里,再也望不见。

他捂住头,像喝醉了酒一样内心翻腾,气血上涌,难道凉晨他以前就知道我了吗。

为了增进新队员之间的感情,搞事情的主管安排他们一起去市中心泡温泉。

    等到中午才到市中心。大家早就饿得肚子咕咕乱叫。

  在温泉旁边的找了一间饭店,刚坐下,虔诚就看到了一个人。

“凉晨?”虔诚用菜单挡住脸,好半天回不过神来。

    “你们想吃什么,不要客气,赶紧点。”

    虔诚不安的低头爬饭,经过上次的事,他现在还没那个厚脸皮去打招呼。

撑了之后再去温泉场,又是大夏天,虔诚直犯晕。

     “你们先进去泡着,我在这歇一会儿。”

虔诚在温泉旁的椅子躺了下来,才回想见到凉晨的各种镜头,还特意放慢了,怎么都看不够似的。

这么想着,心里轻松不少,虔诚舒一口气,闭上眼休息。中午吃得太饱,这样忽然放松下来,仰着头很快就睡着了。

他做了有史以来最美的梦。

他梦到自己的队伍进入了职业联赛,后来获得了冠军,而自己也成为人尽皆知的明星选手,他和凉晨的结合,有了孩子,过着没羞没臊的生活。

睡的半梦半醒的时候感觉,感觉有人把手放到了他的额头,虔诚下意识嘟囔:"阿杰,别闹"

话才说完,就看见凉晨铁着个脸,把他拎到池边,一口气抡了出去。

    虔诚被吓得一身冷汗,下意识看向水池里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 朝旁边一看,凉晨一脸无辜,还说他刚才好像梦呓了,不得已把他扔了下来。(梦呓指入睡后常常做梦,并且在睡眠中说话、唱歌或哭笑,)

虔诚觉得几年不见,凉晨好像腹黑了?(自己老婆梦里叫别的男人名字,当然要腹黑了!😒这句划死)

虔诚下意识拉开了两人的距离。

余光瞥到凉晨。

他皮肤白,一泡到热水里,连唇都颜色鲜活。池子里雾气氤氲,虔诚扭过头,脸瞬间变得通红,用手不停的拍,结果越弄越糟,结果脸越来越红。

凉晨拍他肩膀,让他回头,结果虔诚最终以满脸通红的形象暴露在凉晨面前。凉晨皱眉,也许在他前半生中,从来没有遇到过虔诚这样的。

他不由自主伸手,从池子里抄了水,想给虔诚把半张脸消肿。手附上虔诚的脸,凉晨的指尖冰凉,这份清凉并没有降温的功效,反而好像更红了。虔诚立刻推开了:“没事儿,天太热,我……我消消暑就好了。

“肺燥血热,要去火。”凉晨淡淡扔下这句话,游到了池子另一边。

虔诚背过身,游出了池子。

虔诚只好又把事故原因归咎到天气上,然后以回去休息为由,直接从山上一溜烟逃下来,回到了宿舍。

观摩了全程的阿杰表示:"老头,我觉得他们有qj"

一笑在水里搂住了阿杰,懒洋洋的道:"我觉得他们不行,太被动。"

阿杰不舒服的动了动:"我觉得海星"

"不行"

"海星"

说着俩人在水里闹了起来,溅了旁边的老抗一身水,

老抗:辣眼睛。。。。

》待续

写了一篇凉虔文所以先发了老刘的照片,现在是奇奇了。
(图片全部来自官博,都是我自己修的,没有偷图)

凉虔(一)暗恋梗

    最近看了一部小说,用了那里的梗。
    
    虔诚睡到半夜,定时的风扇不转了,屋里闷热到了极点,透不过气来。他迷迷糊糊伸出手,重新扭开风扇的开关。

     重新躺下,头还没沾到枕头,就接到主管的电话:

     “虔诚,明天开始你代替xx打比赛了,他走了,你暂时接手他的射手位。就从现在开始,我知道有点难度,不过年轻人多尝试总是好的,你准备准备,就算第一次不成功,也要给大家留个印象。”

       主管的这段话信息量太大,虔诚要好好消化,才能捋清头绪。

        等他明白过来,对方早就挂掉了电话,虔诚看了看时间,12点整。

       他趴在床上,翻来覆去睡不着。

     
      虔诚是玩电竞的,几年前这一行的名声还没有现在这么好。
   
      他不是一开始就准备打电竞的,虽然游戏打的贼6,但是让他跟职业比赛打交道,实在是困难重重。在这几年里,跟他一块儿进俱乐部的高中生中途放弃去做了普通职员,后来的人,也各自摸到了门路,该溜的都溜了。

       只有虔诚,还坚持自己的梦想,为了证明自己,也为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  主管曾经这样问他,虔诚,你确定要玩进这一行?咋们俱乐部不知哪年能进职业联赛,要不找找别的出路?

      虔诚苦涩一笑,依然在队里埋头苦练。后来过了不久电竞行业崛起,主管也把剩下的选手高价卖给了别的俱乐部,其中包括虔诚。

      到俱乐部的第一件事,就去了附近的超市。换个环境,他要添置一些生活用品。

      他是下午四点多出门的,先在宿舍里整理被褥,然后认识一下新的队友,就出门了。 

      虽然已经快到晚饭时间,不过由于是盛夏,热气不减,天光大好,一直进了超市入口,冷气吹上身,虔诚才松一口气。

      牙膏毛巾洗发水……全都齐了,虔诚在蔬果区徘徊。
 
      不如买点西瓜,刚好可以和新来的队友一起吃瓜谈谈逝去的青春😂(连20都没有谈个屁青春喔!这句划死)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 这个时段水果已经很少了,虔诚挑了几个,都不满意,又再伸手,想看看最后一颗怎么样。

     不经意间,却摸到一双骨节分明的手。

     虔诚尴尬,一下子松开,最后一个西瓜就已经被别人挑进了购物车。

     这个男人穿着随意,9分牛仔裤,配一件纯白T恤,脚下是一双白色帆布鞋。

     大概是这周围高校的大学生。

    虔诚听说过,现在条件好一点的学生,都在外面租房住,把同居当做过家家,偶尔买菜做饭,乐此不疲。

         他抬眼看过去,忽然一惊,有种时空颠倒的错觉。

         虔诚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,还会遇到凉晨。

        他张张口,想打个招呼,或者说几句话。

       从前他就想这么干,想了整整三年,凉晨比他大一届,高考结束正是虔诚焦头烂额的时候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 整个高中时代,虔诚没有跟他说过一句话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 凉晨在篮球场上奔跑,他就佯装群众津津有味地围观;凉晨在图书馆看书,他就做贼一样偷偷摸摸潜伏在他周围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 后来他听说凉晨喜欢打游戏,梦想是成为一名电竞选手,家里不许他涉足这一行业,只能老老实实报了医科大学。虔诚咬牙,高中读完就去打游戏了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 对于虔诚来说,追逐已经没有意义,如果将来能够从事他所希望的行当,他很愿意。

       “我……”他想说,我叫虔诚,跟你念一所高中,认识你很多年,不过真正说出口的只有一个单音节。

      对方已经转身,推着小车慢慢走远了。

队友打电话来:

      “虔诚,阿姨饭做好了,快回来吃饭啊。”

  虔诚垂下眼:
    
      “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 吃饱喝足之后,队内的人开始聊东聊西。

        喝醉的RNGM的主管瘫坐在沙发上,十分惬意:

         “小伙子们,有我,保准让你们一路畅通无阻,到时候职业联赛有我们!  冠军总有一天也有我们的”

      虔诚和他的队友们皆面面相觑,当成酒后话听了。    
      晚上躺倒在床上,平时都是一沾上枕头就睡得死沉,今天虔诚失眠了。

      一想到凉晨,他就觉得恍惚。扒着手指一一计算,虔诚出了一身冷汗,差不多有5年了。喜欢一个人太久真不是什么好事,更何况那个人不仅不知道,连他是谁都不清楚。    

      “唉……”虔诚长叹一口气,心中百转千回,快天亮才睡了过去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 早上起来,小伙子顶着一双熊猫眼,对床的阿杰起来上厕所,吓了一跳: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哥,你一晚上想什么心思呢,难道想女朋友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  虔诚看了他一眼,用一种往事不要再提的语气道: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去去去,小孩子家家的,什么女朋友,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,就知道熬夜的厉害了!”

     熬夜加上新环境的不适应,虔诚光荣的生病了,人性的俱乐部给了他两天假期让他去医院看看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 俱乐部一早7点就起来训练,虔诚行尸走肉似的喝完了粥,揣着王者荣耀最新地形作战图手稿,在门厅处换鞋,阿杰准确无误地将拖鞋扔在他后背上:

         “年轻人要有点朝气,抬头挺胸,不准勾着腰;还有你不拿钱包拿王者荣耀地图有病啊!”

        "小屁孩你说谁呢!一笑把他给我弄走!"
     
       虔诚傻fufu的换了钱包,一言不发地踏上了征程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 早高峰的公交特别难挤,司机一路疾驰,到了某医院门口,虔诚仰头望天,万里无云,艳阳高照,今天应该是个好日子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 每周一医院都会开放专家门诊,大大小小的会议也少不了,院内的领导们到的最齐全。
 
      这里医院不是他从前接触的社区诊所,跟郊区的医院也大不一样,总之不是他所想象的,排队挂号还是相当反锁的,秉着反人类的思想直接挂了急诊,毕竟快啊。

     经过急诊医生粗略判断,他应该去泌尿科,搞得虔诚一头雾水。

    等排到他的时候已经11.30了,医生开始休息,下午1点才开始看诊。虔诚坐在外面的椅子等了半个多小时,决定打起精神,先填饱肚子再说。

       他站起来,伸个懒腰,手指不知道划到了什么,触感温热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 暗叫一声不好,虔诚向前跨了一大步,转过身:
     
      “对不……”
     
      道歉的话没有说完,被他噎在喉咙口,凉晨!他真的成为医生了!回忆着刚才的站姿和动作,虔诚确定,他一不小心摸到凉晨的侧脸了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 而对方此刻看不出什么表情,只是站在原地,专注望了他半天,然后慢慢开口:
     
      “如果要看病,请左边下楼先去大厅挂号。”

      跟昨天不同,凉晨身上的白大褂特别扎眼,走道里有风,衣角飘飘扬扬的,虔诚不敢抬头看他,只是盯着他的白袍下摆望,心慌意乱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 过了片刻悄悄抬头,凉晨鼻梁上架了副金丝眼镜儿,看来他度数不深,只有工作的时候才戴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 他似乎挺忙,进入了诊室,开始了他的工作,系统提示音在此时响了起来:1020号,虔诚,请到208诊室就诊。

     “到床上躺着。”虔诚一进来,就是这句话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 犹豫了半晌,直往门边上挨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 “快点!”凉晨已经坐下,直勾勾看过来:
     
      “又是你?上次跟我抢西瓜的那个”
     
      虔诚支支吾吾半天,大喘一口气,指着门外道:
     
      “我……我要去厕所。医生同志,您先忙别的,我不急,先让别人看吧。”
     
      虔诚才搭上门把手,开了个小缝儿,凉晨三两步走过来,使劲一按,顺便把门锁上了:
     
      “怎么回事儿,大老爷们的紧张什么?”
     
      虔诚还没从震惊里缓过来,在他心里,跟凉晨说上一句话,也是不可想象的。但是今天,让他算算,他一共跟凉晨说了多少话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 虔诚算不过来,他根本无法集中心思做任何事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 “把裤子脱了。”
     
      虔诚一惊:
     
      “啊?”
     
      虔诚抹一把额头冒出的冷汗,这两天跟坐过山车似的,他受不了这种刺激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 他大概有三年没见过凉晨了,经常想他,但是偶尔也会惶恐,时间太久,凉晨的样子,在他脑海中越发模糊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 凉晨的眼睛,耳朵,鼻子,嘴唇,每一样他都能在心里画出来,但是拼在一起,他却觉得陌生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 因为他根本从来没接触过这个人,他心里的凉晨没有血肉,只能随着时间面目全非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 虔诚躺在诊断床上,双手轻轻捂住眼睛,又心酸又甜蜜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 “做过血常规和尿常规了吗?”
     
      虔诚摇了摇头,双手垂下来,紧张得不知道怎么放置才好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 凉晨用笔在单子上划了划:
     
      “不要紧,待会儿再做也一样。现在说说你的症状。”
     
      “尿频,尿急。医……医生同志,这毛病要紧吗” 

      凉晨眨了眨眼,他皮肤白,很高,人又好看,阳光洒在他身上,从虔诚这个角度看过去,真让人目眩神迷。

      凉晨难得笑了,走到窗边把窗帘拉上:
     
      “就这么点事儿,还挂急诊?”
     
      虔诚点头,十分认真地告诉他:
     
      “困扰我很久了。”
     
      凉晨的确困扰他很久了,而且是5年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 “算了,我给你看看,把裤子脱了。”说着手抓了上去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"啊?"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》待续。